初衷

相信大家或多或少知道Disco Diffusion、midjourney,甚至是最新的Dall-E,最近帶起的AI智能算圖風潮。只需要一段敘述,選擇藝術風格或插畫家、甚至擷取某圖像社群的大數據。接著只需要一分鐘的時間就能產生畫面。而其中midjourney付費版用戶雖無無著作權,但其生成的圖片即可用於商用,衍生出正反兩方的爭論。對於部分插畫家或藝術家,認為AI算圖也許侵犯到他們的創作,甚至涉及到他們的著作權。但以現階段而言,AI算圖現階段能力,主要還是只能以輔助的角度來協助設計師、插畫師。不能真正完全取代他們。

而AI輔助設計,很早就已經滲透到任何面向,減少設計者以往需耗費的時間。從各大修圖app或adobe photoshop智能塗抹、phothoshp AI無損放大、照片自動上色、風格替換等……。

作為裝幀設計師,投入midjourney算圖行列之後,我馬上思考哪些面向能夠盡情使用它,作為輔助,實踐心中視覺畫面與概念。

輔助設計案例一 使用Ai模擬藝術家繪製歷史類封面

在設計汗青堂歷史題材封面設計,往往會遇到無素材可設計的窘境。

例如古希臘時期的波希戰爭,也就是講述我們熟悉的電影題材--三百壯士,該時期的繪畫風格以黑陶、紅陶繪畫,以及鑲嵌藝術居多,素材網站上能夠搜尋的資料稀少,且以上風格限制了設計的多樣性。這時候我們會尋找不同時期的藝術家替代設計,恰巧這本書面臨兩者皆空的窘境。

這類圖在圖庫網站上就很稀少,於是midjourney可以無中生有嘛?

結果是,AI生成風景以及單個人是沒太大問題。但是就算餵了很明顯的參考素材並加強權重,不是血肉模糊就是穿著被畫家所影響,例如你找了慕夏就變成他時代的東西,你找了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他的盔甲穿著全部改裝。群體軍團大量人物,等於血肉模糊的培根風格。只有風景畫大致上可以後製修改。但最終使用了席勒創造出一種力與美的施巴達戰士。並有一股藝術感強烈的插畫設定集的風格在。但最終與主編討論,顧慮到讀者的接受度而作罷。但如同上文所提,就像聖經故事,不同時期的藝術家都會有該時期與個人風格上的詮釋。現代或是AI來詮釋又有何不可。也許過些不久的將來,藝術人文感的歷史類封面就會呈現在大眾讀者面前。

keyword:431 B.C. Persian warriors. all: stiong man with helmet and sword, whole body,ensemble cast,beautiful painting by Egon Schiele,hyper-detailed

輔助設計案例二 以AI來繪製的概念來呼應AI題材的科幻小說

5月的時候,我接到可以文化的一套科幻小說《拉丁姆》,故事大致講述一个人类灭绝以后的宇宙世界。故事的主角是一群人工智子,他们本是为服务人类而设计,如今却在面对造物主已经消亡的事实面前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一个在宇宙维度上发生的“上帝已死”的故事。“没有人类的世界是不合理、不可能、自相矛盾的世界。”于是,神的遗孤只能孤独地面对茫茫的宇宙,试图自我延续、寻找人类同时也寻找意义。雖然在設計元素與風格上我想到了大型街機懷舊遊戲的風格概念,但並沒有點中題材的核心,於是馬上讓我想起為何不用AI來繪製AI故事的概念來點睛主題?前者概念作為內封與書脊、作為流行性的裝飾素材,而護封則使用後者作為核心概念。

方案一太空船艦的造型與外版書的封面接近也較未來感。但缺少一種人文氣質以及情緒感。另外編輯提出艦體的算圖有太多不合邏輯與缺損的區塊。

keyword:Artificial ai spaceship, Odyssey, the Greek ultra-future style spaceship, exploring the stars and plants. minty background, sage green,forest, Symmetrical artstation, cerulean details, red details,hyperdetailed,8k, beautiful lighting, artstation by James Jean, Moebius, cory loftis, craig mullins, rutkowski, Much, beginning of GALAXY ,vibrant colors, rococo art.

於是方案二 加入了大量的洛可可風格與少許莫比思的元素,於是一種浪漫人文的科幻小說封面出爐。為了平衡ai所繪製主視覺的復古感,護封連至書脊區塊如上文所提,使用現代流行的設計元素,色塊與幾何,來呈現街機遊戲中的艦體,內封還包括與外星人艦隊發生戰鬥的幾何概念畫面。

不過因為要到九月才發行,所以暫時不公開整體裝幀呈現。

keyword:Starship in the galaxy. Moebius::0.5, Rococo art::0.5. –h 800

輔助設計案例三 出版物周邊ip文創商品設計

最近歷史、經典文學類封面掀起一股特裝本風潮,大體上多著墨在書口工藝上。最近我們正準備《魔法四萬年》的特裝本設計,我們思考著在徵定期間,除了染書口外,還可以為多做什麼新創的裝幀工藝,於是我們除了設計雙向隱書口工藝外,特別圍繞主題設計幾款文創商品,賦予特裝本更多更完整的概念。

其中一項文創商品是與主編共同想出的塔羅牌。在極短的時間內設計出全套張大阿卡納塔羅牌著實困難,於是我們想到了來輔助。本書內容講述魔法、宗教、科學的三重螺旋構建了人類文明,其間隱藏著人與世界關係的不同模式。在宗教中,人類與一位或多位主宰世界的神祇建立關係。科學試圖建立一種與世界的遠距離關係,最終使我們能以抽象的術語來觀察和理解世界。魔法則強調我們與其他生物、大地和天空之間有著親緣關係。通過魔法,我們能夠與世界建立深度參與關係,其核心也包含一系列的倫理關切。我們覺得利用擷取大數據,為畫面注入集體潛意識的神秘意象。與大數據產生魔法塔羅牌這個概念一拍即合。

接著我們試了多種風格嘗試,其中有克蘇魯、唐卡浮世繪以及蒸汽龐克。最終選擇少見的蒸汽龐克。

我們另外一位文創設計師還有插畫師Iggy另外設計了徽章與證書以及書口插畫,最終在後浪商城與摩點眾籌成功,徵定3000本達標。

著作權

在facebook上一名網友從經提問對於Midjourney的著作權問題,這樣未經創作者同意使用他們的作品來取樣重製,在法律上是否完全沒問題?MJ可以透過他人作品供用戶作為生成圖片的素材,如果超過著作權期限以外的創作者,在作者沒有認知與同意許可情況下,改作後收費營利。

在法律上如何界定MJ本身是否合理使用?

在我認知下的的回答是

1.如果是指直接餵圖片算圖,看過許多人的算圖包含自己實驗,ai皆沒辦法算成一模一樣或到侵權的狀態。

2.如果以風格來說,不能作為侵權的主要依據。例如安藤忠雄的清水模泛濫成這樣你只能說這很安藤的風格,除非你竊據了他這風格的獨特專利工法才算侵權。

關於ai算圖,就像ikea、zara快時尚都模仿了名牌家具或精品服飾,但都跟ai一樣只有部分相似,很難判定侵權,你能主張也能告但很難判定。尤其是下指令時你混了很多要素。

3.最後大家都以創作者的心態去思考,但忘了創作者本身也是跟這套ai一樣,你本身的創作過程都有他人的影子。你很有可能模仿過年鑑雜誌所流行的風格,甚至是拿過Pinterest、behance當提案參考或brief過?而最終呈現也只是有類似的影子。

最後創作者不允許自己成為算圖的要素之一也是很難辦到,在許多情境之下,創作者本身就已經公開展示他的作品在實體與虛擬網絡之間,就算不用ai,也能模仿參考。如果不是把畫作的內涵、細節、比例、構圖都照抄並加以販賣或混淆侵害他原作本身。否則在法律上這很難判定。

AI之後

在midjourney群組還有創作者對於AI剽竊感到憤恨不平,

若沒有藝術家辛苦堆砌出來的筆觸與肌理、質地,AI從何參照?該說這是一種高級的拼貼畫嗎?

 我覺得我們對於「原創性」有揮之不去的迷思。

但在Steal Like an Artist: 10 Things Nobody Told You About Being Creative《點子都是偷來的:10個沒人告訴過你的創意撇步》與BEG, STEAL & BORROW Artists Against Originality《原創的真相:藝術裡的剽竊、抄襲與挪用》,我們都可以了解創作沒有100%原創,複製重組才是真相。

現在大部分設計與藝術都有固定他人的影子,已經沒有所謂的純粹創作。AI之後,我們現在更要思考的是,自身想要表達的故事性與核心概念。未來AI就是扮演你我說故事的推手,而你則是創作的導演。